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建海的博客

经济理论总要被验证的,因此经济学家必须讲真话

 
 
 

日志

 
 

推荐周济谱兄《商谏》一书  

2009-08-12 21:5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老友周济谱兄,原北京华夏证券公司、北京城乡建设集团公司董事长,勤于写作,笔耕不辍,继《商戒》之后再著《商谏》一书,可喜可贺。《商谏》一书由方圆出版社出版。以下两篇其一为本书的书评,其二是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所作的序,或可为读者提前体验这本明日出版的优秀图书。希望大家关注此书,购买此书,相信你将以微薄的支出,尽悉一位知名企业家近40年的经营管理经验和心得。

周济谱论国企时弊

——改革者的谏言

这是一本放在手中都觉得发烫的书。

《孙子兵法》有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同样,企业作为国家的经济支柱,国民经济的命脉,国家的兴盛之道,也不能不理会,而且还不能只是简单理会。对于中国企业中的独特群体——国企来说,更应该是我们不得不察也不得不认真理会的问题。

《商谏》这本书对中国国企的问题针针见血、当仁不让。它为我们提供了有别于主流媒体高颂赞歌的一贯方式,拨开粉饰表面的繁华直指败絮其中的症结。正如作者书中自嘲为“敢咬猫的老鼠”,在现行体制下敢于这样口无遮拦痛陈时弊,而且是作为体制内的职业经理人,的确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和胆量的。

本书作者周济谱,有着38年国企生涯的职业历练,经历过数次事业的跌宕起伏,谱写过多少曲改革的凄风悲歌,踩着刀尖一路走来。身在国企体制之中的他,对国企的诸多弊端也感受得最为真切,对国企问题观察得细致入微、思考得入木三分,因而有“强烈的文字进谏表述之欲望”,也就有了我们现在的这本书。书中,无论是对“政工师”的批判还是对“养老金”的探究,无论是对“资本金”缺失原罪的呼喊还是对国企领导无法“将功补过”的感叹,都在向我们昭示着一个道理:所有的不适应都是制度建设滞后的产物。

包袱沉重、步履蹒跚、机制不活、效率低下,这是人们提到国企时最直观的印象。政企不分、政资不分、多头管理、出资不到位、责任不落实,这也是长期困扰国企发展的体制性难题。从国营企业到国有企业、从工厂到公司、从厂长到经理,在这些称谓变化的背后,国企的社会定位、企业形态、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发生着五光十色的变化。不可否认,国企的改革在重重困难和阻力中缓慢前行,几十年积累下来取得了令人晃眼的晕眩成果。但是,在这些光怪陆离表面现象的背后,难掩体制本身的千疮百孔与万千落寞,国企与生俱来的众多“死穴”仍然难以治愈。我们要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还远非现在这些亦步亦趋、旧瓶新酒、点到为止式的改革及改良所能达到的。国企需要的是一次彻底变革、脱胎换骨的新生。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搏杀,光把注意力集中在身外,没有点“知己”的功夫是不够的。多少国企经营者,在国企的泥潭中苦心积虑奋发图强,带领企业左冲右突终成翘楚,最后却发现问题居然出在企业自身,最大的敌人原来是自己。由此,我们不难理解健力宝的李经纬那泪眼迷离的世纪悲情,雄心壮志的戴国芳那瞬间破灭的钢铁帝国梦想,笔架山看守所内曾经是中国最大中药集团掌舵人的赵新先那无奈的悠闲时光……。他们都是那一代人中的不世豪杰,创造过后人无法企及的骄人战绩,却终归落得要么身陷囹圄,要么逃亡境外,结局最好的也不过大隐于人间无人问津。

曾经的辉煌已成过眼云烟,曾经的英雄也在被千夫所指后逐渐淡出人们视线。我们的主流总喜欢对末路英雄大加挞伐,却很少关注或不便提及这一出出悲剧的幕后背景。一个以“摸论”为指导的思想,一个“先竞赛后制定规则”的市场,一个以“发生的事实来定义前进的方向”的时代,在这种独特的中国式商业环境中,国企的经营者们肩负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却用毕生精力和智慧试图将企业带入市场化的轨道。少数先知先觉者侥幸逃出了樊篱,大多数则成了变革的牺牲者或试验品。我们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们,显然是不公平的,毕竟,这不光是国企经营者的悲剧。

在回首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时,我们心中涌起的不只是难表的感慨,那段过去,带给我们更多的是反思,不仅是让我们的国企经营者能提高点失败的“技术含量”,更是让我们沿着他们失败的足迹去追寻“中国式失败”的基因究竟在何处,国企致命的死穴到底在何方。

任何时代的变革都意味着对现有体制的突破。过去的三十年,中国一直处在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前进的方向未曾定义,一切的规则都在混沌当中,形成了中国企业改革“自下而上”的特征。制度的变革往往落后于企业的实践,迟缓的渐变永远赶不上市场的脚步。国企的经营者犹如在跳一出带着枷锁的舞蹈,又如要抗着小米+步枪来打一场现代化的战争。毫无疑问,墨守成规只能坐以待毙,奋起一搏或有活路可寻。但是,变革的冒险往往要打破现有的常规,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寻找新生的突破。因此,国企改革中的每一小步都成了变革者们身家性命的豪情赌注。“不改革是等死,先改革是找死”成为了国企改革的最好诠释。盖棺却无定论,何时能给国企改革者一个公正的评价,还尚无时日。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这句话对国企经营者却并不适用。国企体制要求经营者完美无缺,不能有过错。哪怕对企业有再大的功劳,一次失误就可以结束你的职业生涯。国企体制的天平永远倾向于过错的那端,而不会在意曾经功劳的多少。有多少国企经营者大意荆州半路夭折,又有多少国企因为掌舵人的离去而从此陨落风光不再。瑕不掩瑜的大度情怀为何不能在国企体制中有所体现,为何就不能给国企经营者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这是本书作者的最大感慨。

全书十四篇文章,点出了国企的十四处“死穴”,虽说不一定每处都算做完全意义上的致命硬伤,但其造成国企体制僵化、体制滞后、体制顽固,以致使国企先天营养不良,后天又与市场格格不入,始终无法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这些都是无可质疑的。

我们不敢断言这本《商谏》对今后的国企改革会有多大影响,但是,倘若作者的这番“吹毛求疵”、“刀劈斧砍”能起到“震撼和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点滴作用”,作者的心血也没有白费,其一片苦心也就在于此。

 

周孝正序    

《孙子兵法》有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同样,企业者,经济之支柱,国民之命脉,国家兴盛之道,也不可不理会,而且还不能简单之理会。对于中国企业中的独特群体——国企来说,更应该是我们不得不察也不得不认真理会的。

三十年来,国企的改革在重重困难和阻力中缓慢前行,日积月累也取得了令人晃眼的成果。但是,表面现象难掩体制本身的千疮百孔与万千落寞,国企与生俱来的众多“死穴”仍然难以解开。

本书作者周济谱,有着38年国企生涯的职业历练,经历过数次事业的跌宕起伏,对国企的种种“死穴”有着更深、更切肤的感觉和体会。他先后在国内多家知名企业履职。曾任东北地区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东北华联集团总裁;国内民营企业的典型代表——万通实业集团副总裁;也曾任经历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中直企业——中国华诚集团副总裁;以及因斥资5.8亿元收购乌克兰航空母舰而轰动一时、中国最早的三大券商之一,却最终挥泪谢幕的证券大鳄——华夏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踩着刀尖一路走来的周公从来没有停止对现实的追问和求索。身在国企体制之中的他,对国企的诸多弊端也感受得最为真切,对国企问题观察得细致入微、思考得入木三分,因而有“强烈的文字进谏表述之欲望”,于是也就有了我们现在的这本书。书中,无论是对企业政工师制度的直言,还是对养老金制度的探究,无论是对资本金缺失原罪的质疑还是对国企领导无法“将功补过”的感叹,都在向我们昭示着一个道理:所有的不适应都是体制建设滞后的产物。

本书作者坦言,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还远非现在亦步亦趋、旧瓶新酒、点到为止式的改革及改良所能达到的。国企需要的是一次彻底的变革、脱胎换骨的新生。

《商谏》反映了作者对理想、对事业的追求,也反映了作者在这种追求过程中经历的种种探究与思考。作为一份改革者的“谏言”,它为我们提供了有别于主流媒体高颂赞歌的一贯方式,拨开了粉饰表面的繁华直指败絮其中的症结。正如作者书中自嘲为“敢咬猫的老鼠”,在现行体制下敢于这样口无遮拦痛陈时弊,而且是作为体制内的职业经理人,的确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和胆量。全书十三篇文章,点出了国企的十三处要害,虽说不一定每处都算做完全意义上的致命硬伤,但其造成国企无法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则是无可质疑的。

此次,在方正出版社的鼎力帮助下,新书《商谏》出版发行的同时,作者的另一本著作《商诫》也一同再版发行。《商诫》与言辞激烈直击时弊的《商谏》有所不同,《商诫》是以轻松调侃的话语,幽默风趣地为商人们讲述了一个个从商的道理。是作者多年亲身经历的经验总结与理性思考,《商诫》中一个个看似浅显直白的小道理,却蕴含着为人处商的大哲理,书中虽不能说是字字珠玑,但也是篇篇精华,从《商诫》出版一年多来供不应求,不得不多次再版,也足以看出该书在读者心目中的认可度与影响力。

作者的新书《商谏》是《商诫》的姊妹篇,然而,文风却截然不同,前者是对商人的谆谆告诫,后者是对体制的嘶声呐喊。书中对国企现行体制当仁不让的姿态与言辞激烈的批判,可能会有失恰当或引起一些人的不适。但是,既然书名为《商谏》,就表明作者的意图是“谏言”,是作者潜吐血诚的肺腑之言,如果有过激与欠妥之处,也正所谓“矫枉过正”在所难免。况且,连封建的皇帝为了便于纳谏,都专设“言官”以倾听不同声音,我们作为新时代的国企领导人难道都没有这点胸怀吗?可谓:

古有言官、谏诤得失,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今之商谏、直言无隐,针针见血、敢论曲直。

我们不敢断言这本册子对今后的国企改革会有多大影响,但是,倘若作者的这番“吹毛求疵”、“刀劈斧砍”能起到“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点滴作用”,作者的心血也没有白费,其一片苦心也就在于此。

周孝正2009年3月10日于北京

(周孝正:教授、著名社会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国家资源报告撰写者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研项目负责人  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431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